济宁劳联福瑞劳务服务有限公司李联稳劳务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发布时间:2020-05-13 文章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山东省济宁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9)鲁08民终1260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济宁劳联福瑞劳务服务有限公司,住所地山东省济宁市任城区国际商务中心商务办公楼东二单元十一层02-1104号。

法定代表人:李联稳,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利信,山东圣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玉华,山东圣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李联稳,男,1969年10月25日出生,汉族,住山东省济宁市任城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利信,山东圣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玉华,山东圣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党桂苓,女,1973年9月7日出生,汉族,住山东省济宁市任城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利信,山东圣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玉华,山东圣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张攀登,男,1985年9月16日出生,汉族,住山东省济宁市任城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延德(系张攀登之父),男,1945年4月12日出生,汉族,住山东省济宁市任城区。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田代成,男,1975年2月28日出生,汉族,住山东省济宁市任城区。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马方兴,男,1978年4月19日出生,汉族,住山东省嘉祥县。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王连中,男,1967年5月14日出生,汉族,住山东省嘉祥县。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黄长帅,男,1980年11月24日出生,汉族,住山东省嘉祥县。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张淑华,男,1994年7月10日出生,汉族,住山东省嘉祥县。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韩红涛,男,1973年11月22日出生,汉族,住山东省济宁市任城区。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杨效涛,男,1981年12月12日出生,汉族,住山东省嘉祥县。

上诉人济宁劳联福瑞劳务服务有限公司、李联稳、党桂苓因与被上诉人张攀登、田代成、马方兴、王连中、黄长帅、张淑华、韩红涛、杨效涛劳务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山东省济宁市任城区人民法院(2017)鲁0811民初325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9年3月15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济宁劳联福瑞劳务服务有限公司、李联稳、党桂苓上诉请求:1、请求依法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或发回重审;2、一二审诉讼费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和理由:一审法院以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的中介合同无效,上诉人应赔偿被上诉人的损失为由判决上诉人支付被上诉人的劳动报酬属于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错误。一、合同无效赔偿损失是指因合同本身所产生的损失。合同无效后的损害赔偿责任的构成要件:1.损失事实的存在。所谓损失事实的存在,是指当事人确因合同无效或被撤销而遭受了损失;2.赔偿义务人具有过错;3.损害结果与过错行为之间存在法律上的因果关系。如果不存在因果联系,则即使一方具有过错,也不能赔偿另一方的损失。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存在中介合同关系,被上诉人与用工方存在劳务关系,二者主体不同,法律关系不同,不能够混为一谈。上诉人虽然没有外派劳务的资格,但与被上诉人工资被拖欠无因果关系,即被上诉人工资被拖欠不是上诉人违法行为所引起的,并不是因为上诉人没有外派劳务的资格,用工方才拖欠被上诉人工资。用工方拖欠被上诉人工资与上诉人有没有外派劳务的资格没有任何关系,即便有外派劳务的资格,用工方拖欠工资的也比比皆是。上诉人没有外派劳务的资格,济宁市任城区工商行政管理局已经对上诉人进行了行政处罚。二、上诉人不是用工方,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不存在劳务关系,不欠被上诉人工资。用工方拖欠被上诉人工资,并为被上诉人出具了欠条。被上诉人应向用工方主张权利。一审法院的判决,将应由用工方履行的支付工资的义务强加于上诉人,免除了用工方支付工资的义务,于法无据。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错误,请求二审法院查清事实,依法改判驳回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或发回重审。

张攀登、田代成、马方兴、王连中、黄长帅、张淑华、韩红涛、杨效涛答辩称:一、被上诉人通过向上诉人支付中介费的方式获得出国劳务的信息并成功出国劳务,其出国劳务的目的就是获得劳务报酬。现在被上诉人辛辛苦苦在国外一年多,却没有获得相应的劳务报酬,所以未获得的劳务报酬就是被上诉人的损失。二、上诉人作为劳务公司,其应当知道安排人员出国劳务需要具有对外劳务合作资质。上诉人明知自身没有该资质的情况下还安排被上诉人进行出国劳务,所以其对双方之间的中介合同关系无效,应承担全部责任。三、上诉人明知自身不具备对外劳务合作的资质,仍促成被上诉人与国外企业形成事实上的劳动关系,该违法行为致使被上诉人等人无法依照《对外劳务合作管理条例》的相关规定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如上诉人具有相应的对外劳务合作资质,则被上诉人就可以通过中国驻安哥拉大使馆通过合法途径向用工方主张劳务报酬。因此,被上诉人无法取得劳务报酬的原因在于上诉人。综上,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张攀登、田代成、马方兴、王连中、黄长帅、张淑华、韩红涛、杨效涛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讨回八位农民工非洲安哥拉打工每人111500的工资和收取每人中介费12000元。

一审法院审理查明,劳联劳务公司于2007年3月12日登记注册,公司住所地济宁市任城区翠都国际商务中心办公楼东二单元11层1107号房,注册资本200万元,公司经营范围:国际劳务信息咨询服务;建筑劳务分包;海事咨询服务;人力资源信息咨询服务;婚姻介绍服务;职业中介服务(依法须经批准的项目,经相关部门批准后方可展开经营活动)。2013年下半年,劳联劳务公司发布《安哥拉招工简章》,至2014年3月自行或通过夏保海招选张攀登、李现良、韩红涛、杨文江、杨德富、田代成、张淑华、马方兴、王允冲、杨效涛、杨烈会、夏克峰、夏学文、夏宝新、夏宝龙、王海苓、王连中、黄国庆、李存民。黄长帅共计20人到安哥拉打工,共收取了上述20人人民币220900元,收取的费用由党桂苓开具收据,标明收款事项为:“赴安哥拉服务管理认证签证费”或“代收赴安哥拉费用”。2014年3月24日,劳联劳务公司向北京飞亚航空服务有限公司付款人民币100800元,由北京飞亚航空服务有限公司代为办理无犯罪记录证明认证、出生证明认证。张攀登等20人自行办理了护照、健康证、疫苗接种或预防措施国际证书、无犯罪记录公证。2014年10月23日,张攀登等20人取得安哥拉大使馆的签证(ANGOLAVISA),签证类型(葡萄牙语:Tipodevisto英语:Typeofvisa)VWK,签证期限365天。2014年10月底,劳联劳务公司将张攀登等20人送往北京国际机场,该公司共花费人民币19340元购买3套西装、10部红米手机、3个安然纳米水圣杯,让打工人员带给外方用工公司。2014年11月1日,张攀登等20人通过边检,2014年11月2日乘飞机飞往安哥拉打工。张攀登等15人因安哥拉用工方欠薪,经求助中国大使馆于2016年1月25日回国。安哥拉用工方(AFO-GEO-DU.SA)向张攀登等人出具欠薪证明,证明欠马方兴美金5800元、田代成美金8050元、韩红涛美金7500元、黄长帅美金8700元、张攀登美金8000元、张淑华美金8150元、王连中美金6880元、杨效涛美金8050元。张攀登等人回国后找劳联劳务公司讨要说法。2016年2月29日,张攀登、马方兴、田代成、韩红涛、黄长帅、张淑华、王连与劳联劳务公司分别签订《协议书》,约定:“甲方返还乙方2000元。乙方收到2000元后,不再向甲方主张中介费的其他争议权益,双方不存在其他中介费的纠纷”。劳联劳务公司各向张攀登、韩红涛、杨德富、田代成、张淑华、马方兴、夏克峰、王连中、黄长帅、夏宝龙、黄国庆、夏学文、王允冲、王海苓退还人民币2000元,合计30000元。2016年12月6日,劳联劳务公司向李现良退还7000元。劳联劳务公司公司共计退还37000元。2016年5月25日,济宁市任城区商务局出具《关于提请对济宁劳联福瑞劳务服务有限公司进行处罚的函》,提请济宁市任城区工商行政管理局对劳联劳务公司依法进行处罚。2017年2月13日,济宁市任城区工商行政管理局作出济任工商处字(2017)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劳联劳务公司在未取得对外劳务合作经营资格证书并办理登记的情况下,招选张攀登等人到安哥拉打工并收取费用共计人民币220900元,作出招选劳务人员信息费人民币24000元,支出双认证费用人民币100800元,为外国公司人员赠送礼物人民币18340元,退还张攀登等16人人民币共计37000元,非法获利40760元。对劳联劳务公司作出处罚如下:一、责令改正;二、没收非法所得人民币40760元;三、罚款人民币20000元,上缴国库。张攀登、田代成、马方兴、王连中、黄长帅、张淑华、韩红涛、杨效涛等人诉至本院,要求被告劳联劳务公司、李联稳、党桂苓支付劳动报酬每人111500元,返还中介费每人12000元。庭审中,马方兴、张淑华、黄长帅明确诉讼请求,只要求被告支付劳动报酬。另查明,劳联劳务公司法定代表人于2017年2月23日由李联稳变更为党桂苓,2018年11月21日由党桂苓变更为李联稳;住所地于2017年7月26日变更为翠都国际商务中心商务办公楼东二单元十一层02-1104号。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劳联劳务公司在未取得对外劳务合作经营资格证书并办理登记的情况下,招选张攀登等人到安哥拉打工并收取费用,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并已经行政部门认定并予以处罚。现原告要求被告支付劳动报酬并返还中介费,本案争议焦点是:1、李联稳、党桂苓诉讼主体资格;2、劳联劳务公司是否应当承担赔偿责任。一、李联稳、党桂苓诉讼主体资格。劳联劳务公司对外发布《赴安哥拉招工简章》,选招原告等人前往安哥拉打工,该事实已经行政机关确认并对劳联劳务公司进行行政处罚,因此劳联劳务公司选招原告等人赴国外打工的行为应为公司经营行为。李联稳在招工时为劳联劳务公司法定代表人,党桂苓为该公司员工,其收取费用开具的收据标明收款事项为:“赴安哥拉服务管理认证签证费”或“代收赴安哥拉费用”,收取的费用亦由劳联劳务公司支出,退还原告等人的费用也是劳联劳务公司返还,故二人在公司选招原告等人赴国外打工时是履行职务行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四十二条“企业法人对它的法定代表人和其他工作人员的经营活动,承担民事责任”的规定,原告要求李联稳、党桂苓承担责任,理由不当,不予支持。二、劳联劳务公司与原告之间的的合同性质。劳联劳务公司收取相关费用,并将原告等人送往安哥拉打工,劳联劳务公司虽未与原告等人签订书面合同,但劳联劳务公司并非用工单位,因此劳联劳务公司与原告之间形成的是事实上的中介合同关系。《对外劳务合作管理条例》第七条规定,未取得对外劳务合作经营资格证书并办理登记的企业,不得从事对外劳务合作。该条规定目的在于保护对外劳务派遣人员的合法权益,涉及社会公共利益的维护,应视为效力性规定。劳联劳务公司不具备对外劳务合作的经营资格,却选招原告等人到给国外企业打工。劳联劳务公司的中介行为违反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其与原告之间形成事实上的中介合同关系应为无效合同。三、劳联劳务公司应承担的责任。合同无效或者被撤销后,因该合同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不能返还或者没有必要返还的,应当折价补偿;有过错的一方应当赔偿对方因此所受到的损失,双方都有过错的,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按照相关规定,国外企业、机构或者个人不得在中国境内招收劳务人员赴国外工作。劳联劳务公司明知自己不具备对外劳务合作的资质,仍促成原告等人与国外企业形成事实上的劳动关系,该违法行为致使原告等人无法依照《对外劳务合作管理条例》的相关规定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劳联劳务公司对此具有过错,应当承担相应责任。劳联劳务公司关于其仅是介绍人,不应当承担责任的主张,缺乏法律依据,不予采纳。原告等人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对被告的出国劳务宣传介绍缺乏判断力,在接受中介服务时未审核劳联劳务公司的资质,致使出国后自身权益无法得到合法保障,亦负有一定的责任。四、原告损失的核定。本案中劳联劳务公司承担责任的根本原因在于其不具备对外劳务合作资质,而仍促成原告等人与国外企业形成事实上的劳动关系。劳联劳务公司是否具备资质直接关系到原告等出国劳务人员能否按照《对外劳务合作管理条例》的相关规定维护自身权益,劳联劳务公司对此负有主观过错,应对原告的务工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原告对中介费的损失自行负担承担责任。原告主张每人务工损失为111500元,并未提供证据证实,对此不予采信,故原告的务工损失应按外方出具的欠条为准。劳联劳务公司收取中介费用后,为原告办理了出国务工手续,支出相应费用,且原告在接受中介服务时未审核劳联劳务公司的资质,致使出国后自身权益无法得到合法保障,其对自己的损失亦负有相应责任。结合本案具体情况及双方的过错责任,确定劳联劳务公司对原告的务工损失,即原告的劳动报酬承担赔偿责任,原告对中介费的损失自行承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十条、第五十二条第(五)项、第五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四条、第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通则》第四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判决:一、被告济宁劳联福瑞劳务服务有限公司于判决书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张攀登务工损失美元8000元;二、被告济宁劳联福瑞劳务服务有限公司于判决书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田代成务工损失美元8050元;三、被告济宁劳联福瑞劳务服务有限公司于判决书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马方兴务工损失美元5800元;四、被告济宁劳联福瑞劳务服务有限公司于判决书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王连中务工损失美元6880元;五、被告济宁劳联福瑞劳务服务有限公司于判决书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黄长帅务工损失美元8700元;六、被告济宁劳联福瑞劳务服务有限公司于判决书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张淑华务工损失美元8150元;七、被告济宁劳联福瑞劳务服务有限公司于判决书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韩红涛务工损失美元7500元;八、被告济宁劳联福瑞劳务服务有限公司于判决书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杨效涛务工损失美元8050元;九、驳回原告张攀登、田代成、马方兴、王连中、黄长帅、张淑华、韩红涛、杨效涛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13220元,由原告张攀登、田代成、马方兴、王连中、黄长帅、张淑华、韩红涛、杨效涛负担5593元,被告济宁劳联福瑞劳务服务有限公司负担7627元。

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查明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本案双方当事人争议的焦点问题是:济宁劳联福瑞劳务服务有限公司是否应对八被上诉人的务工损失承担赔偿责任。济宁劳联福瑞劳务服务有限公司收取相关费用,并将张攀登等八人送往安哥拉打工,济宁劳联福瑞劳务服务有限公司虽未与张攀登等八人签订书面合同,但双方之间形成的是事实上的中介合同关系。《对外劳务合作管理条例》第七条规定,未取得对外劳务合作经营资格证书并办理登记的企业,不得从事对外劳务合作。该条规定目的在于保护对外劳务派遣人员的合法权益,涉及社会公共利益的维护,济宁劳联福瑞劳务服务有限公司不具备对外劳务合作的经营资格,却选招张攀登等八人给国外企业打工,该中介行为违反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认定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形成事实上的中介合同关系为无效合同。合同无效或者被撤销后,因该合同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不能返还或者没有必要返还的,应当折价补偿;有过错的一方应当赔偿对方因此所受到的损失,双方都有过错的,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对外劳务合作管理条例》第九条规定:对外劳务合作企业应当自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登记之日起5个工作日内,在负责审批的商务主管部门指定的银行开设专门账户,缴存不低于300万元人民币的对外劳务合作风险处置备用金(以下简称备用金)。第十条规定:备用金用于支付对外劳务合作企业拒绝承担或者无力承担的下列费用:(一)对外劳务合作企业违反国家规定收取,应当退还给劳务人员的服务费;(二)依法或者按照约定应当由对外劳务合作企业向劳务人员支付的劳动报酬;(三)依法赔偿劳务人员的损失所需费用;(四)因发生突发事件,劳务人员回国或者接受紧急救助所需费用。备用金使用后,对外劳务合作企业应当自使用之日起20个工作日内将备用金补足到原有数额。备用金缴存、使用和监督管理的具体办法由国务院商务主管部门会同国务院财政部门制定。根据以上规定,具有对外劳务合作经营资格的企业应当在商务主管部门指定的银行开设专门账户,缴存不低于300万元人民币的对外劳务合作风险处置备用金。而该备用金就是用于支付对外劳务合作企业拒绝承担或者无力承担的服务费、劳动报酬、赔偿劳务人员的损失、接受紧急救助等所需费用。同时,《对外劳务合作管理条例》第二十九条规定:劳务人员在国外实际享有的权益不符合合同约定的,对外劳务合作企业应当协助劳务人员维护合法权益,要求国外雇主履行约定义务、赔偿损失;劳务人员未得到应有赔偿的,有权要求对外劳务合作企业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对外劳务合作企业不协助劳务人员向国外雇主要求赔偿的,劳务人员可以直接向对外劳务合作企业要求赔偿。根据以上规定,济宁劳联福瑞劳务服务有限公司明知自己不具备对外劳务合作的资质,仍促成被上诉人等人与国外企业形成事实上的劳动关系,而国外雇主不履行约定义务支付劳动报酬,济宁劳联福瑞劳务服务有限公司的违法行为致使被上诉人等人无法依照《对外劳务合作管理条例》的相关规定维护自身合法权益,济宁劳联福瑞劳务服务有限公司对此具有过错,对于八被上诉人的务工损失即劳动报酬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济宁劳联福瑞劳务服务有限公司主张自己不是用工方,不欠被上诉人工资,被上诉人应向用工方主张权利,该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信。

综上所述,济宁劳联福瑞劳务服务有限公司、李联稳、党桂苓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7600元,由济宁劳联福瑞劳务服务有限公司、李联稳、党桂苓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李连芳

审判员  马 斌

审判员  张思平

二〇一九年五月十三日

书记员  米 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