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树森与田万春委托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发布时间:2020-05-13 文章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9)内07民终706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杜树森,男,1988年10月27日出生,汉族,住内蒙古自治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梁玉春,内蒙古立合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田万春,男,1980年2月25日出生,汉族,住内蒙古自治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宇,阿荣旗六合镇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上诉人杜树森因与被上诉人田万春委托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内蒙古自治区阿荣旗人民法院(2019)内0721民初10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9年4月23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九条第一款关于"经过阅卷、调查和询问当事人,对没有提出新的事实、证据或者理由,合议庭认为不需要开庭审理的,可以不开庭审理"的规定,不开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杜树森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事实和理由:杜树森与田万春之间未形成委托合同关系,一审法院判决杜树森返还36000元错误。杜树森只是负责介绍联系,田万春是与北京世华人力资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世华公司)签订的劳务派遣合同,是世华公司收取的签证费和服务费,田万春应向该公司主张权利。并且世华公司收取签证费一事,已经被哈尔滨市公安局以涉嫌诈骗立案侦查,依据"先刑事后民事诉讼"原则,应在世华公司诈骗案侦查完毕后,再进行相应的程序,如果诈骗罪成立,田万春应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要求世华公司返还钱款,而不应直接判决杜树森返还签证费。杜树森没有承诺返还签证费用,因收取费用主体为世华公司,故应由世华公司返还。另外,一审判决已经认定世华公司收取了签证费,以及田万春与世华公司签订了书面合同,则应追加世华公司为本案当事人参加诉讼,故一审法院存在漏列当事人情形。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判决结果不当。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

被上诉人田万春答辩称,杜树森认为田万春应向世华公司主张权利错误。田万春不知道世华公司也未与该公司联系过,田万春是经人介绍,知道杜树森能办理出国务工手续并收取费用。田万春将36800元款项交给杜树森后,田万春按照杜树森的要求签字。田万春直接与杜树森对接交款、办理出国事宜,田万春对杜树森陈述的世华公司根本不知情。杜树森为逃避返款义务称被诈骗与田万春无关。杜树森收取田万春出国签证费及服务费,双方之间形成委托合同关系。从始至终都是杜树森承诺田万春,为其办理出国务工事宜,如办理不成,所交费用如数退回。2018年4月3日,田万春交给杜树森出国签证费用35000元及服务费1800元,共计36800元。杜树森向田万春承诺2018年6月就能出国去澳大利亚,杜树森未按约定为田万春办理出国手续,一审法院判决杜树森返还田万春出国签证费及服务费36000元正确。杜树森称将田万春所交款项交给世华公司,田万春不知情。因田万春将全部款项交给杜树森,田万春是与杜树森之间存在约定。杜树森一审过程中未提交充分证据证明其主张,其上诉理由不能成立。综上,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正确,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田万春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杜树森返还田万春出国劳务费36800元,利息5888元,合计42688元。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8年4月3日,杜树森收取田万春出国劳务签证费用35000元、出国前期服务费1800元,杜树森承诺如办不成出国劳务费可以退还,前期服务费不予退还。后在杜树森的联系下,田万春与世华公司签订劳务派遣合同,杜树森将包括田万春交付的35000元在内的出国签证费共350000元汇至世华公司提供的账户。后杜树森向阿荣旗公安局报案称其被诈骗,公安机关正在侦查中,田万春等人也向阿荣旗公安局报案被杜树森诈骗,阿荣旗公安局未予立案。

一审法院认为:杜树森为赚取收益,为田万春联络办理出国务工的事实存在,并且收取了田万春出国签证费用和前期服务费,双方对办理出国务工之事的意思表示真实,形成事实上的委托合同关系,应受法律保护。双方虽未签订书面委托合同,但杜树森在庭审中陈述其在与田万春协商过程中许诺签证费用办不成可以退,前期服务费不予退还,故其应依约履行。现杜树森以其亦被诈骗为由抗辩其不应退款,不符合双方约定,该院不予支持。田万春请求杜树森退还前期服务费,该院认为,双方对此费用是否退还各执一词,杜树森在为田万春办理出国过程中确实付出劳动,被骗不是其主观意愿,故酌定杜树森退还1000元。田万春另请求支付利息,不符合双方约定及法律规定,故该院不予支持。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三百九十六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决:一、被告杜树森于本判决生效后三日内返还原告田万春出国签证费及前期服务费36000元;二、驳回原告田万春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867.2元(已预收433.6元),减半收取433.6元,由被告杜树森负担。

二审期间,上诉人杜树森提交以下证据:阿荣旗公安局阿公(刑)立字[2018]230号立案决定书、阿荣旗公安局刑事警察大队受案回执(一审过程中,一审法院向阿荣旗公安局调取的公安侦查卷宗中包含上述材料),欲证明田万春出国签证费的收款单位是世华公司,因涉嫌合同诈骗,阿荣旗公安局已经立案侦查,现正在侦查期间,田万春所交付的出国签证费就在这起刑事案件侦查范围内,涉案的相关人员已经到案。田万春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不认可其证明目的,质证称该组证据不能证明杜树森被诈骗的金额中包含田万春支付的费用。该组证据与本案无关,不能证明杜树森被诈骗与田万春有关。本院经审查认为,虽然涉案的《劳务派遣合同》的双方主体为世华公司与田万春,但田万春系向杜树森交纳了签证费用及出国前期服务费,由田万春按照杜树森的要求在杜树森提供的合同文本上签字,且签合同时杜树森承诺办不成签证费用可以退,故田万春系与杜树森办理的交款等相关事宜,由杜树森将款项汇往世华公司银行账户并负责办理其他相关事宜。因此,该组证据能够证明杜树森因被诈骗向公安机关报案,公安机关予以受理的事实。但该组证据不影响田万春向杜树森主张退还签证费等款项的权利,故该组证据不影响本案处理结果,不予采纳。

二审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为一审法院判决杜树森返还田万春出国签证费及前期服务费36000元是否正确。

关于一审法院判决杜树森返还田万春出国签证费及前期服务费36000元是否正确问题。本院认为,杜树森为赚取收益,为田万春联络办理出国务工的相关事宜,并且收取了田万春交付的出国签证费用和前期服务费,双方形成了事实上的委托合同关系。虽然涉案的《劳务派遣合同》中载明的双方主体为世华公司与田万春,但田万春并未直接与世华公司签订该合同。而是杜树森收取了田万春交纳的签证费用及出国前期服务费,由田万春按照杜树森的要求在杜树森提供的合同文本上签字。且签合同时杜树森口头承诺办不成签证费用可以退(杜树森在一审庭审中认可该事实,陈述"签合同时说1800元是中介费不退,35000元办不成可以退")。故田万春系与杜树森办理的交款等相关事宜,由杜树森将款项汇往世华公司银行账户并负责办理其他相关事宜。因此,在杜树森未能将田万春出国务工事宜办理完毕的情况下,应向田万春返还费用,一审法院判决杜树森返还田万春出国签证费及前期服务费36000元并无不当。杜树森主张其只是负责介绍联系,其与田万春之间未形成委托合同关系,因公安机关已受理其被诈骗的刑事案件,本案需依据刑事案件侦查结果另行处理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另外,关于本案是否应追加世华公司为本案当事人参加诉讼,一审法院是否存在漏列当事人情形。本院认为,虽然由世华公司收取了签证费,但是该款系田万春交付给杜树森后,由杜树森将该款项交付给世华公司。且由田万春按照杜树森的要求在杜树森提供的合同文本上签字,并非田万春与世华公司直接签订的《劳务派遣合同》。故世华公司是否参加诉讼不影响本案的处理结果,故杜树森的该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综上,杜树森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867.2元,由上诉人杜树森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李洪波

审判员  王丽英

审判员  印 帅

二〇一九年六月十七日

书记员  张俊利

附本案所依据的相关法律: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应当组成合议庭,开庭审理。经过阅卷、调查和询问当事人,对没有提出新的事实、证据或者理由,合议庭认为不需要开庭审理的,可以不开庭审理。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