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

“一带一路”基建指数国别报告--印度尼西亚

发布时间:2022-01-07

观点聚焦

`根据“一带一路”基础设施发展指数,2021年印度尼西亚基础设施发展指数为131,在“一带一路”国家中排名第1,与上年持平。
`近年来,印度尼西亚经济保持快速发展,但受全球经济疲软和新冠肺炎疫情等因素影响,印尼经济也面临一定压力。印尼政府提出加强基建拉动经济增长的计划,经济增长前景乐观,投资政策开放,基建市场国际投资吸引力强。
`印度尼西亚不完善的基础设施严重制约经济发展,该国政策多变,法制不健全,腐败现象严重,竞争体系缺乏公平性,企业在国际化经营中需注意该国在转型过程中的政治体制和社会结构变化风险。
`印度尼西亚大力推动铁路、高速公路、机场、港口和水坝建设,以改善基础设施条件。另外,近年来印尼电力行业投资增长迅速,发电类型涵盖煤电、水电、地热发电等。
`为了准确把握新冠肺炎疫情动态变化情况对“一带一路”基础设施发展指数的影响,本报告参照世界银行的标准,区分不同情景进行了测算。其中基准情景是指疫情引发2020年上半年经济衰退,在感染高峰后第二季度的封锁措施有所放松,经济开始逐步复苏;悲观情景是指下半年全球新冠肺炎疫情进一步恶化,各国普遍再次采取了约三个月的封锁管制措施,民众对公共卫生的持续担忧严重压制消费信心和商业活动,全球经济衰退加剧。如不做特殊说明,均指基准情景。

印度尼西亚宏观环境分析

(一)政治环境

执政联盟地位稳固。佐科·维多多(Joko Widodo)政府凭借良好的执政效果,保持了议会的多数席位和较高的公众支持率,将继续执政到2024年其最后一个任期结束。2020年,佐科总统的执政保证了印尼政局的平稳和政策的连续性,但是国内政治生态复杂,家族政治、党派争斗和腐败横行给政府的行政效率和项目审批带来了极大的不利影响,该国安全环境依然不容乐观,恐怖主义威胁依然严重。

政府重视持续改善吸引外资政策。佐科总统在连任后提出了新的发展计划,准备升级和扩大印尼的基础设施建设,包括港口、公路、水坝和发电厂等。印尼政府表示会继续落实“区域综合经济走廊”规划以及“全球海洋支点”战略,同时也会积极响应“一带一路”倡议。未来五年,印尼政府用于基础设施建设的投入预计会高达4120亿美元,其中包括本届政府宣布的迁都计划。另外,在佐科总统本届任期内,可能会对伊斯兰势力作出更大让步,比如对酒精实施更多限制,或者推行更加伊斯兰化的财政措施,又或者是优先考虑伊斯兰势力相关的经济建设项目等。

(二)经济环境

新冠肺炎疫情给经济增长带来负面冲击。近年来,印尼经济一直保持较高的增长率,2020年印尼经济增长受新冠肺炎疫情冲击较大。一方面,疫情打击了印尼国内基本的经济和金融活动。另一方面,国际贸易环境不断恶化,导致该国出口尤其是矿产品出口大幅度下降。2020年印尼经济呈现负增长,降幅为2%。为支持本国经济增长,印尼政府宣布了一项120万亿印尼盾的经济刺激计划,规模相当于GDP的0.8%。预计2021年新冠肺炎疫情好转为经济发展带来活力,印尼经济增速有望回升至3.3%(见图1)。

1.jpg

图1:印度尼西亚宏观经济表现

资料来源:中国信保国家风险数据库

公债规模再攀高位,但仍在可控范围。2020年印度尼西亚政府大力推动基础设施建设,公债规模达到4605.8亿美元,占GDP比重达43.5%。尽管公共债务持续攀升,但仍处于安全水平以内。根据2003年有关政府债务的第17号政府条例,印尼政府债务比率最高限度为60%,当前的债务比率低于国家法令所规定的最高临界值。预计2021年印尼公共债务规模将继续上升,公债占GDP之比预测值为48%,可能达到近年来最高水平。

2.jpg

图2:印度尼西亚公债总额和公共债务/GDP变化情况

资料来源:中国信保国家风险数据库

经济增长前景乐观,投资政策开放,国际投资吸引力强。印尼拥有充足的劳动力资源,不断增长的中产阶级和丰富的自然资源,经济增长前景乐观。据渣打银行预计,到2030年,印尼经济规模将从2020年的4.2万亿美元增至10.1万亿美元,按购买力平价计算,印尼将成为全球第四大经济体。印尼市场巨大的投资前景,加之包容性的投资政策,吸引国际投资者纷纷前来。日本2014年至2019年间在印尼的投资总额达到252亿美元;2019年中国在印尼的投资额达47亿美元,超越日本的43亿美元投资额,成为投资印尼的第二大国家,仅次于新加坡;2020年9月,印尼与美国签订4千亿美元基础设施融资计划。2019年,印尼提出“国家重建计划”,提出从2020年至2024年间新建25个机场、升级165个机场、修建电站和海上高速公路建设等,借以拉动经济增长。

(三)营商环境

基础设施建设发展仍滞后。印度尼西亚基础设施发展滞后,是其经济增长和投资环境改善面临的主要瓶颈。近年来,面对本区域其他国家的竞争,印尼通过放宽投资准入、降低营商成本、大力发展基础设施建设等措施积极改善营商环境。根据世界银行2020年营商环境指数,印尼商业环境排名为73位,较上年上升10位;商业环境的前沿距离为69.6%,较上年上升1.4个百分点。从分项上看,印尼在分项指标方面有所改善,但改善幅度不大。

劳动力价格具有竞争优势。印度尼西亚人口结构较为年轻,劳动力资源充足,劳动力人数约达1.21亿人,而劳动力素质略显不足,但劳动力价格在亚洲地区具有竞争优势。印度尼西亚政府基本每年都会依法上调最低工资标准。2019年末印尼首都雅加达周边工业区工人最低工资标准为每月约288美元。

推出多项措施大力吸引外资。近年来印度尼西亚经济保持较快增长,持续向好的经济前景和特有的比较优势不断吸引外资涌入。为吸引更多外商投资,印尼政府修订并公布了新的投资负面清单,大幅放宽外资准入或持股比例,允许外国投资者在互联网服务、制药、针灸服务设施、商业性画廊、艺术表演画廊及旅游开发等行业拥有100%股权,其他改善营商环境的经济改革措施还包括减税、出口收入回流等。这些措施在增加投资者信心方面起到了较为积极作用。

(四)社会环境

就业稳定,收入分配矛盾并不明显。近年来印度尼西亚失业率趋于平稳,预计2021年新冠肺炎疫情使得印尼的失业率有所上升至7.6%,但长期来看,随着印尼推行工业化发展的措施,就业形势有希望保持稳定。按行业统计,印尼就业人口主要分布在农业、商贸、工业、建筑业及服务业等行业。另外,印尼基尼系数为38.2%,说明国内收入分配矛盾并不明显。

3.jpg

图3:印度尼西亚社会环境

资料来源:世界银行、中国信保国家风险数据库

恐怖主义威胁较为严重。过去十年来,印度尼西亚政府不断加强反恐措施,但恐怖主义一直是威胁印尼安全稳定的主要风险。2018年5月,东爪哇发生三起恐怖主义袭击事件,造成多人伤亡。2019年的“5.22骚乱”,也是因为部分恐怖分子和走私团体混入示威群众,才将示威演变成了流血骚乱。根据世界经济论坛(WEF)发布的《2019-2020年全球竞争力报告》,印尼恐怖主义影响指标得分为96.8,排名第110位。暴力犯罪影响指标得分为55.8,排名第90位。从主要城市安全状况上看,根据NUMBO公布的数据,印度尼西亚主要城市排名都较低,首都雅加达安全得分最低,为46.6,排名276/374位,巴厘安全得分53.8,排名223/374位。

民族与宗教冲突逐步减少。印度尼西亚是一个多民族且宗教复杂的国家。作为世界上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国家之一,印尼约87%的人信奉伊斯兰教。近年来,印尼政府不断加强政治改革,积极推进民主化进程,经济保持较快增长,地区分离主义情绪有所缓解,民族宗教冲突逐步减少,社会秩序总体稳定。根据和平基金会公布的脆弱国家指数(FSI),印度尼西亚在民族与宗教冲突分项得分为7.3/10,排名122/178位。

印度尼西亚基础设施行业特征分析

印尼作为全球最大的群岛国家,地跨南北两个半球、横卧两洋两洲,扼守马六甲海峡、巽他海峡、龙目海峡等重要的国际贸易航道,号称“千岛之国”。但也因为分散的地形,印尼交通基础设施尤其是铁路尚不完善,交通运输和物流情况差,成为经济发展和引进外资的瓶颈,严重制约其经济发展。受资金匮乏、征地困难等因素制约,印尼基础设施建设极为缓慢。印尼基础设施的整体得分为4.2,位居全球第72位,成为了印尼经济竞争力的一大短板。亚洲开发银行的一份报告指出,糟糕的道路交通和电力供应是印尼基础设施的关键问题。

印尼基础设施建设行业前景乐观。由于政府支持一些正在进行的“国家战略项目”和35GW等基础设施计划,包括2021年预算草案分配的290亿美元的基础设施发展资金,2021年的前景确实有所改善,并可能在未来几年加速发展。根据印尼政府发布的《2020年-2024年国家中期发展计划》,本届政府将基础设施作为优先发展项目,用于发展基础设施的基金总额达3592亿美元,并计划把高速路修通至全国的小型工业区、经济特区、旅游区、农业区和渔业区等,以促进当地经济迅速增长。某些项目的进度将在佐科第二任期结束前加快进度。其中最大的项目是337亿美元的跨苏门答腊收费公路项目,该项目已分为多个部分。项目进展平稳,截至2020年6月,全长2900公里中已完成400多公里,其余仍在建设中。目前在建的主要铁路项目包括价值60亿美元的雅万高铁(HSR),该项目由中国提供的软贷款支持,是“一带一路”倡议(BRI)的一部分。印尼政府目前正在研究从万隆到东爪哇泗水的高铁线路的可能延长线,并表示有兴趣与日本就该延长线的建设和融资进行合作。国家战略项目计划的另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总统的35GW计划,旨在提高国家的发电能力和提高国家电气化率。然而,由于许多项目延误,一直进展缓慢,2019年年中,国有电力公司Perusahaan Listrik Negara(PLN)宣布仅完成35GW目标的10%,仍有20,120MW的工厂仍在建设中,另有9,516MW的项目已获得购销协议,但尚未破土动工。政府已经制定2029年的新发展时间表,这些项目的实施将为印度尼西亚的电力部门带来新的增长,并将成为该国建筑部门增长的重要贡献者。

近年来,到印度尼西亚寻求投资合作的中国企业不断增多,涉及领域日益广泛,大型投资项目不断涌现。2020至2021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大型投资项目数量有所下降。新签项目有中国恩菲工程技术有限公司承建富海印尼钢铁有限公司200万吨钢铁厂项目、中国水电建设集团国际工程有限公司承建印尼图阿瑞1水电站项目、华为技术有限公司承建印度尼西亚电信项目等。

4.jpg

图4:2018-2021年上半年中国与印度尼西亚基础设施新签合同额

数据来源:中国对外承包工程商会

(一)电力行业发展较快,水力发电潜力较大

印尼政府启动新一期电力发展规划,未来仍有较大市场空间。2014年12月,佐科总统发布了未来五年建设3.5万兆瓦的发电项目的计划,改善国内电力供应,并促进农村发展。该计划本应在2019年完成,但因环境和土地征用等因素有所延误。到2019年年中,印尼国有电力公司Perusahaan Listrik Negara(PLN)宣布,3.5万兆瓦的目标只完成了10%,20,120兆瓦的产能仍在建设中,而另外9,516兆瓦的项目尚未开始。预计印尼政府难以在短期内完全实现建设3.5万兆瓦发电项目的目标,但未来仍有望完成大部分的发电项目,有力提高印尼国内的发电能力。

私人投资有所减少,日本、中国等多国金融机构支持力度较大。根据世界银行PPI数据库的统计,2019年印度尼西亚新增基础设施投资主要集中在电力行业,共实现了2个项目的落地,总投资金额达3.17亿美元。

表1:2019-2020年电力行业新增私人投资

5.jpg

数据来源:世界银行PPI数据库

传统能源发电仍占主流,水力发电潜力较大。印度尼西亚发电结构中,以煤、天然气为能源的传统火电仍占主导地位。印尼煤炭储量广泛,且相关发电技术较为成熟,预计未来十年内,以煤为能源的年发电量将占总发电量的61%,以天然气为能源的发电量将占全国发电量的22%。目前,印度尼西亚政府正加速发展水电、地热等新能源电力,以减少对煤和天然气的依赖,并计划在2025年将可再生能源的发电量提升至总发电量的23%,2050年进一步达到31%。近年来,印尼水电项目建设取得突出进展,领域内投资有所增加,在建项目规模不断扩大,未来十年水力发电装机容量有望超过840万千瓦。目前在建项目包括卡扬水电站(9000MV)、塔纳库宁水电站(1350MV)等。

电力市场热度保持较高水平,中印合作稳步推进。近年来,印度尼西亚的煤电和水电项目实现稳步发展。由中国华电集团有限公司承建的玻雅煤电项目、山东电力建设第三工程有限公司承建的Kalbar-12x100MW燃煤电站等项目实现落地。水电方面,由中国企业承建的印尼拉里昂彼力水电站、印尼Gumbasa水电站等项目顺利开展。2021年,印度尼西亚同中国水电建设集团国际工程有限公司新签承建印尼图阿瑞1水电站项目;同中国水电建设集团国际工程有限公司新签承建印尼奇拉塔漂浮光伏项目。2020年,印度尼西亚同中国企业新签承建Kalbar-12x100MW燃煤电站和宾坦氧化铝有限公司热电等多个项目。

表2:近三年中印尼两国部分新签电力项目

6.jpg

数据来源:中国对外承包工程商会

说明:表中仅列示了10000万美元以上的电力项目

(二)交通设施增长强劲,未来十年有较大增长空间

印尼交通基础设施水平较低,制约其经济增长。印尼的岛屿和省份之间的基础设施和基础设施服务的可用性存在巨大差异,体现在公路、铁路、饮用水、用电、电话普及率等多个方面。就交通基础设施来说,由于地理的分隔,加上历史原因,印度尼西亚主要岛屿的交通系统都“自成一派”,“各派”在政策框架、技术标准、实施细则等方面均有较大不同。爪哇岛和苏门答腊岛作为印度尼西亚经济活动主体,其交通基础设施基本能达到国际化标准。相比之下,苏拉威西岛和加里曼丹岛的很多地区甚至没有双向道路。同时,岛际交通基础设施的正常发展也受到了限制,除了民航和公路,印度尼西亚的铁路和水路均未建成全国性的交通网络,交通基础设施的落后严重妨碍了商品在群岛内外的流通。印度尼西亚交通基础设施水平较低,企业物流和运输成本较高,一直是制约其经济增长的障碍。

2021年至2030年,印尼交通基础设施行业将实现强劲增长。交通基础设施一直以来都是印尼基础设施投资的重点方向,交通基础设施的产值占全部基础设施行业产值的比重一直徘徊在60%-65%之间。印尼对交通基础设施的投资将保持持续增加的态势,在基础设施总产值中的比重也将进一步增加,预计2021年增长10.2%,2022年至2030年年均增长6.6%,公路和铁路网络扩张驱动增长。根据印尼政府发布的《2020年-2024年国家中期发展计划》,基础设施将成为本届政府的优先发展项目,用于发展基础设施的基金总额达3592亿美元,计划未来5年把高速路修通至全国的小型工业区、经济特区、旅游区、农业区和渔业区等,以促进当地经济迅速增长。在世界经济论坛(WEF)公布的全球竞争力指数排名中,2019年印度尼西亚的交通运输服务效率的综合排名为54/153,其中,公路质量排名在第110位,铁路运输效率排在56位。

铁路和公路网络扩张,中印尼两国有较大合作空间。印尼公共工程和公共住房部副部长Wempi Wetipo表示,政府的目标是到2024年修建4,000多公里的新道路。这些道路是该部2030年计划的一部分,该计划涉及1,500公里收费公路、2,509公里国道以及60公里高架桥和立交桥。Fitch Solutions预测该行业产值在2021年将实际同比增长12.5%,从2022年到2030年的年均增长率为7.5%,占印尼运输行业总值的50%以上。Fitch Solutions基础设施关键项目数据库KPD数据显示,目前有100多个主要道路和桥梁项目正在筹备中,估计价值超过894亿美元。就施工前阶段的所有主要项目的总价值而言,该行业是最大的,超过港口和铁路行业,位居榜首。最大的项目包括价值240亿美元的跨苏门答腊收费公路项目,该项目分为多个阶段,其中一些已经完成。其他主要项目包括西爪哇37亿美元的Cileunyi-Garut-Tasikmalaya收费公路和中爪哇11亿美元的Semarang-Demak收费公路项目,目前处于招标阶段。2021年上半年,中国水电建设集团国际工程有限公司承建印尼谏义里多霍国际机场地基处理项目。2019至2020年中国同印度尼西亚签订了多项交通类基建项目,包括西爪哇省绒果尔新城道路网水坝和水处理厂设计施工项目、印度尼西亚南苏门答腊省运煤铁路专用线、印尼青山工业园区拉博塔港区18万吨散货船专用码头工程、印尼坦竣A(2X660MW)燃煤电站工程煤码头工程勘察设计、设备采购和施工项目、宏发韦立氧化铝公司码头二期工程等。从中国对外工程承包的新签合同额来看,2021年,印度尼西亚的交通基础设施项目主要集中在通讯工程建设项目;2020年,主要集中在工业建设项目;2019年,主要集中在电力工程建设。印尼国家战略建设项目提供了大量基础设施建设需求,而中国在交通基建方面有着丰富的发展经验和雄厚的技术实力,雅万高铁多个重点工程均已取得突破,项目建成后有望成为东南亚区域的首条高铁,并将对印尼甚至整个东南亚现代交通体系建设起到良好的示范效应。据佐科总统称,截至2021年5月,雅万高铁(HSR)的建设进度已达到73%,开发商希望到2022年运营。该项目由Wijaya Karya领导的联合开发财团KCIC(60%)以及中国铁路工程总公司和其他中国公司(40%)承建。该项目是“一带一路”倡议的一部分。

表3:近三年中印尼两国部分新签交通项目

7.jpg

数据来源:中国对外承包工程商会

说明:表中仅列示了1000万美元以上的交通项目

基础设施发展前景展望与中资企业发展建议

(一)印度尼西亚基建领域机遇分析

印尼基础设施投资将在中长期内继续维持较高水平,存在较大的发展机遇。2021年3月,印尼政府宣布将重新开始迁都的第一阶段工作,这将在未来几年推动重要的基础设施投资和建筑活动。一个值得注意的项目是新总统府,估计价值325亿美元。根据Fitch Solutions的重点项目数据库,其中包含价值超过3,000万美元的项目,已宣布的少数公用事业项目包括通过PPP正在融资的Kaltim-3燃煤电厂,预计2026年完工,该项目将由中国东方电气集团有限公司建设。Brantas Abipraya正在建设的耗资4800万美元的Sepaku Semoi大坝将于2023年完工。Fitch Solutions认为,政府在2024年之前让第一批居民入住的目标过于雄心勃勃,该机构预计项目会出现延误,这主要是由于更长的可行性研究和项目准备以及近期的资金挑战。

放宽对外国投资者的限制,帮助鼓励资本流入。印尼政府已将2021年预算的很大一部分(略低于50%)分配给基础设施发展,并希望放宽对外国投资者的限制,以帮助鼓励资本流入。最值得注意的是,政府已将其“负面投资清单”替换为“新投资清单”,并已于2021年3月4日对几个关键基础设施领域放开外资所有权。Fitch Solutions预计这一发展将推动更多外国直接投资,这将越来越成为支持该行业增长的关键。印度尼西亚继续存在严重的基础设施赤字,而且鉴于未来十年的经济和人口增长,这种情况只会扩大。政府将不得不更多地依赖私人资本来支持超出其财政预算的这些发展。印度尼西亚新的主权财富基金INA于2021年2月推出,将通过减少外国投资者的法律和金融框架的不确定性,促进对基础设施发展的更多投资。一些外国基金和国家支持的发展机构,例如美国国际开发金融公司,已经表示有兴趣与INA建立投资伙伴关系,尽管确认的投资承诺仍然有限。由于对经济增长的乘数效应,预计收费公路项目将成为INA的首要目标。据报道,INA正在调查一系列基础设施项目,包括价值26亿美元的道路特许权。但短期内仍将存在一些政治挑战,这可能会限制其潜力。

政府积极改善投资环境以应对疫情影响。近年来,印度尼西亚经济保持快速发展,但受全球经济疲软和新冠肺炎疫情等因素影响,印尼经济也面临一定压力。印尼政府提出加强基建拉动经济增长的计划,经济增长前景乐观,投资政策开放,基建市场国际投资吸引力强。

为了对抗新冠肺炎疫情,印度尼西亚修改了法律,暂时放开了国家预算开支不得超过GDP的3%的限制,并先后出台三轮经济刺激计划,总额超过500亿美元,约合GDP的6.34%,用于保障基本民生、减免企业税收、救助中小企业、放宽进出口限制等,同时积极改善营商环境,以吸引更多外国企业到印度尼西亚投资。2020年11月生效的《创造就业综合法案》将进一步放宽使用外籍劳工等方面的政策,扩大吸引外国投资,促进印度尼西亚经济社会发展。此外,印尼政府正在打造多个工业园区,包括巴塘工业园区、勿里碧工业园区和肯德尔工业园区等。

(二)印度尼西亚基建领域风险分析

政策多变,法制不健全,腐败现象严重,竞争体系缺乏公平性。印尼法制环境较差,缺乏规范和透明的法律体系,许多法律规定都不尽合理,有法不依、执法不严的现象严重,外资企业在印尼若遇到纠纷,很难通过当地司法途径解决。基础设施行业基本由该国紧密联系的国有企业主导,竞争体系缺乏公平性,国际企业面临严重的竞争压力。印尼腐败现象和官僚作风严重,尽管该国为打击政府部门和机构的腐败问题,颁布过详细的指南,但政府一直没有明确要求企业建立内部行为准则,或实施有效的内部控制以防止贿赂政府官员行为的发生。

新冠肺炎疫情的负面影响仍将持续。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根据印度尼西亚中央统计局数据,印尼2020年第一季度经济增长3.0%,第二季度经济下降5.3%,比政府及中央银行此前预计的下降4.3%-4.8%更低,是十九年来的最低点。自2020年第二季度开始,印度尼西亚的经济就一直处于衰退区间。即便是到了2021年第一季度,在全球经济已在多个局部地区实现增长的背景下,印尼经济仍出现了同比0.74%的下跌,但与去年第四季度的下跌2.19%相比,萎缩幅度明显收窄。在疫情尚未结束的情况下,印尼经济发展面临诸多不确定性,而基础设施建设与经济基本面联系密切,疫情对经济的冲击预计将同时对印尼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产生较大不利影响,印尼政府“迁都”计划的一些项目已在进行中,按照原计划,2024年是新首都第一阶段人员配备的目标日期,但如今新冠疫情依旧严重,该日期估计要推迟。

恐怖主义活动仍将是影响基建项目安全管控的重要因素。过去十年来,印度尼西亚政府不断加强反恐措施,但恐怖主义一直是威胁印尼安全稳定的主要风险。2016年雅加达市中心爆炸案后,推出了专门的《反恐法》,进一步加大对恐怖分子的打击力度。尽管印尼国内对伊斯兰极端主义的支持率很低,但恐怖主义仍然是印尼一个不容忽视的安全问题。如2018年5月,东爪哇发生三起恐怖主义袭击事件,造成多人伤亡;2019年的“5.22骚乱”,也是因为部分恐怖分子和走私团体混入示威群众,将示威演变成了流血骚乱。印尼社会稳定方面存在一定的隐患,未来游行示威活动仍可能发生,且存在被极端主义集团利用而演变为暴力冲突的风险。新冠疫情爆发期间,印尼的排华情绪有所抬头,一旦印尼爆发社会暴力事件,仍存在针对华裔和中国企业被迁怒或被趁火打劫的可能性。

(三)参与印度尼西亚基建项目建议

密切关注印尼政府有关投资的法律政策变动。印尼历来政策多变,法制不健全,腐败现象严重,竞争体系缺乏公平性,企业在国际化经营中需注意其转型过程中的政治体制和社会结构变化风险。印度尼西亚法律规定,外国人或企业不可以拥有其土地,曾有多个合作项目因征地问题遇到困难,导致成本大幅提高或进度延误。印尼对外籍劳工管理也较为严格,在现实操作中,获取许可证存在一定的难度,获取周期也相对较长,也给外资企业投资印尼带来一定负面影响。此外,企业应密切关注印尼当地的政治形势变化,以及政府换届和议会选举等,加强与印尼政府沟通协调,把握经济动向,准确选择投资项目,广泛宣传我国互利共赢的对外开放战略,共同抵制贸易投资保护主义,破除各种投资和服务贸易壁垒,为企业到印尼开展投资合作创造良好外部环境。

关注转型中的政治体制和社会结构变化风险。要注意印尼转型过程中的政治体制和社会结构的变化,以更好地规避投资风险。进入民主化时代,印尼的中央和地方关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地方政府在包括投资审批在内的很多领域获得了更大的权力,因此必须加强对印尼地方政府的研究,充分重视经济合作中的地方政府发挥的作用。同时由于印尼民间组织的壮大,外资企业在印尼的经营活动必须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

注重社会安全风险,做好突发事件预案。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印尼经济增速严重放缓,随着大规模社区隔离措施在全国各地陆续实施,民众收入将大幅度下降,贫困率恐将有所上升。一旦印尼发生示威游行或暴力冲突事件,华人群体及中资项目面临风险或更加显著。在印尼开展投资、贸易、承包工程和劳务合作的过程中,企业需要特别注意事前调查、分析、评估相关风险,事中做好沟通和风险管控,加强安全防护,避免发生意外,妥善处理好劳资关系,切实保障员工的人身安全和企业自身利益。相关企业应积极利用保险、担保、银行等保险金融机构和其他专业风险管理机构的相关业务保障自身利益,对冲贸易投资风险。

 

文章来源:承包商会、中信保 排版制作:张金茹 编审:张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