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

2021年全球基础设施建设概览

发布时间:2021-11-18

2020年,受新冠疫情影响全球基础设施建设同比收缩2.7%。2021年,随着各国政府积极出台相关刺激政策,全球基础设施建设开始复苏,惠誉预计能够实现5.5%的增长率。但是建筑材料和劳动力成本上升以及依然存在的疫情风险等不利因素也制约着基建行业的快速复苏,预计2022年到2030年期间,该行业将以3.2%的年平均年增长率增长。

一、 亚洲地区

基于强劲的需求基本面和政府对基础设施的广泛支持,亚洲基础设施建设从2021年开始全面复苏,并在未来十年继续保持强劲增长。预计亚洲将继续是最具基础设施投资吸引力的地区,并展现出最大的增长潜力。
在整个亚洲,中国承包商表现出明显的优势,从中长期来看,可能面临日益激烈的竞争;从区域市场看,菲律宾、新加坡、台湾和越南等市场在开放性、多样化和吸引力方面具有优势;在投资方面,公私伙伴关系和优惠融资将在支持项目发展方面发挥关键作用,尤其是在新兴市场。

随着数字化和智能城市发展的不断加快,东南亚地区将对数字基础设施和数据中心进行重大投资。对数据中心建设中日益增长的环境可持续性期望将推动建筑设计和其他系统安装方面的新创新,这将有利于清洁能源的发展,并在更长期内对绿色可持续发展提供更有力的支持。

亚洲的惠誉基础设施风险/回报指数(RRI)平均得分为55.6(满分100分),高于全球平均水平50.0,是全球排名第二的地区,仅次于北美和西欧地区,远远领先于得分第三高的中东欧地区。

二、非洲地区

在中东和北非地区,阿联酋和沙特阿拉伯承包商较为活跃,金融领域竞争格局多种多样,发展金融机构(DFI)和商业银行都积极参与该市场,由于GCC市场参与了“一带一路”倡议(BRI),中国承包商在该市场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SSA),尼日利亚、坦桑尼亚和埃塞俄比亚等较大经济体增长强劲,其基础设施行业增速在未来十年可能超过全球其他地区。

(一)铁路建设领域

埃及国家隧道管理局(NAT)与西门子移动、Orascom建筑和阿拉伯承包商组成的财团宣布签订45亿美元的Ain Sokhna-Marsa Matrouh高速铁路(HSR)项目合同,埃及高速铁路发展前景乐观。该项目的推进可能会促进埃及政府进一步制定建设高铁网络的计划,在未来十年推进更多项目。

约旦政府计划在亚喀巴港口和首都之间修建一条标准轨距铁路,改善通往该港口的通道。沙特-约旦投资基金宣布支持开发连接马鞍省磷矿和亚喀巴磷矿的线路南段,使得该项目南段和北段建设的长期前景较为乐观。叙利亚和约旦政府以及该地区其他政府之间日益加强的合作,以及叙利亚的重建工作,对计划建设连接安曼和大马士革的标准轨距铁路起到了促进作用,同时也将提高计划中的安曼和沙特阿拉伯之间铁路的商业可行性,从而便利沙特阿拉伯进入约旦以及黎巴嫩、叙利亚市场。沙特阿拉伯和以色列之间贸易关系长期正常化的可能性越来越大,这对海法和安曼之间铁路的长期发展也有积极影响。

(二)电动汽车领域

受低收入和电动汽车公共充电站基础设施低普及率的影响,非洲的电动汽车发展较慢。埃及公共交通的电气化相对发展较快,因为公共交通运营商购买电动汽车的成本负担较低。电动汽车的全面发展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埃及政府是否会提供以消费者为中心的激励措施。近年来,随着汽油补贴的取消,内燃机动力汽车的成本有所增加,这有利于电动汽车未来销量的增加。

(三)能源建设领域

国有卡塔尔石油公司(QP)计划在2021年至2025年期间花费825亿美元对卡塔尔现有石油和天然气资产进行扩张。除了寻求进入欧洲市场的战略途径外,QP还将印度、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国列为出售液化天然气的目标市场。预计到2030年,印度、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国的液化天然气进口总需求将从2020年预计的513亿立方米增加到1126亿立方米。可持续性将仍然是QP发展的关键部分,并将有助于保持卡塔尔的国际竞争力,其中2亿美元将用于旗舰项目North Field East扩建项目的碳减排战略。

(四)风险/回报指数

中东和北非地区基础设施风险/回报指数的平均得分为47.5,略低于50.0的全球平均水平,全球排名第四,高于拉丁美洲和撒哈拉以南非洲。
SSA基础设施风险/回报指数的平均得分为41.5,远低于50.0的全球平均水平,排名最后,南非是该地区风险水平接近全球平均水平的唯一国家。

三、欧美地区

在欧洲占据主导地位的仍然是本土承包商,英国、西班牙、意大利和法国承包商在该地区尤为活跃,其中Strabag、Skanska和WeBuild等公司承担着相当数量的项目,并且业务在该地区的众多市场中呈现多元化发展。欧盟及其相关机构在该地区的项目融资中发挥着关键作用。

(一)氢气建设领域

西欧正在发展新兴技术,成为全球建设氢气基础设施的热点区域,该地区的氢电解槽项目容量为39.4GW,占全球78.7GW的50.1%。欧盟,特别是欧洲投资银行等多边资金在氢基础设施的初始阶段提供了必要的资金。西欧天然气现有运营商的发展战略对于氢基础设施的发展规模和方向至关重要,而他们现有天然气基础设施的能力为氢基础设施发展提供了关键的先发优势。

(二)电动汽车领域

尽管到2030年,内燃机汽车仍将在欧洲占优势,但是由于在国家和地区层面都加大了对电动汽车的支持力度,预计欧洲电动汽车车将从2020年的310万辆增加到2030年的5740万辆。但是欧洲有可能在电动汽车使用和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投资方面出现东西分化,中欧和东欧市场的电动汽车规模相对较小,只占欧洲电动汽车总数的2%,而西欧市场的电动汽车使用率已经超过了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的部署。

(三)住宅建设领域

英国政府于2021年10月发布的《供暖和建筑战略》鼓励住户和行业参与者逐步调整运营方式,以在住宅建筑的整个生命周期中将排放量降至最低。政府强调用热泵替代燃气锅炉,并为该改造提供了资金,但由于热泵安装成本较高且行业对该技术相对不熟悉,因此存在巨大的交付风险。同时受资金、政治等因素影响,这些措施不足以使英国到2050年将其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少到净零。英国将继续支持在住宅建筑系统中开发氢的使用,努力成为氢应用领域的区域领导者。

爱尔兰政府的“全民住房”计划对维持住宅建筑活动和解决爱尔兰房价泡沫破裂带来的长期后遗症具有积极影响。根据该计划,惠誉预测爱尔兰住宅和非住宅建筑行业在2021年至2030年间的年平均实际增长率为3.5%,高于此前预测的2.2%。在融资方面,该计划设想直接为新的住房供应提供资金,同时对规划体系进行广泛改革,以激励建房者热情,解决爱尔兰住房危机。政府将特别针对首次购房者和低收入家庭进行需求侧改革,但房地产市场的长期改善取决于同时进行的供给侧改革成功。

(四)风险/回报指数

北美和西欧基础设施风险/回报指数中的平均得分为61.4分,远远高于全球平均得分50.0分,在全球排在首位。该地区拥有广泛的政策连续性,因此能够持续支持基础设施方面的公共投资,加拿大和德国的选举结果证实了这一观点。

中欧和东欧基础设施风险/回报指数的平均得分为49.1,略低于50.0的全球平均水平,保持着全球第三的地位。该地区的整体回报构成具有广泛优势,随着该地区新冠疫情的好转,其基础设施行业实际增长前景将有所改善。

四、拉丁美洲地区

在2020年新冠疫情期间,该地区大部分市场的基础设施建设急剧放缓。由于2020年的基数较低,预计2021年拉丁美洲的基础设施建设增长率将达到13%。从2022年起,增长将趋于温和,预计2022年至2030年期间,基础设施领域将以年均3.0%的速度增长。

在一些关键市场,由于基础设施建设领域的公共支出有限,加上政治风险上升,将使增长低于潜在水平。在该区域内,预计未来几年建筑市场的复苏速度会有相当大的变化,巴拿马、阿根廷和秘鲁等市场的增长水平将更高,而巴西和墨西哥等其他市场的建筑活动将相对较弱。

拉丁美洲基础设施风险/回报指数(RRI)的平均分为43.6,仅高于SSA地区,高风险削弱了拉丁美洲市场的吸引力。智利相对低风险的环境使其成为拉丁美洲最具吸引力的基础设施市场。

文章来源:承包商会 排版制作:张金茹 编审:张新明